您现在的位置是 >> 寿县第一中学 >> 校园文化 >> 校园文学
站内搜索

空谷之幽兰
来源: 本站原创   点击数:260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8日

  

空谷之幽兰

洪祖杰

提笔缅怀父亲君烈先生之时,脑中倏地闪现许多教授名家和友人的真切印象;若是没有这些大家的真诚举荐和全力推崇,穷困疲惫默默无闻的父亲只得呆呆静静地过着极为简朴寒酸的生活,并带着无一学术知音的遗憾而郁闷地终老。然而命运之神却炽烈热情地、实事求是地眷顾了这位品格高尚面容清瘦的老人。——哦,叶绍钧先生的《古代英雄的石像》一文飘来眼前,令我反思。

解放前后九十多年里,“为人谦和,处世谨慎”的观念统领了父亲一生的生活和工作。启蒙求学,父亲和叔叔和金克木先生同受寿州三香蒙师之一的王子香先生的教诲。因发现父亲记得快,理解也深,便告之于其他弟子,以后有不理解的地方可先问我的父亲。父亲也得到邓子香和徐子香二位先生的欣赏和器重,都认为父亲不凡。父亲更是得到了挚友和诤友金克木先生特别亲近和由衷敬佩。寿州公学读完,父亲十八岁便受聘任教了。日寇侵华全家逃亡黔东三穗时,父亲婉拒金克木先生盛邀东返长沙去湖南大学工作,而答允了先生又力荐的去了设在贵州铜仁的国立第三中学任教。在这几年里,父亲得到民国时期全国首届文科状元国立三中校长周邦道先生的重用和厚爱,使得不少教职员不至于也不敢小觑布袜布鞋灰布长衫的父亲,直至抗战胜利后,安徽省立寿县中学校长孙秉南先生特聘返里工作的飞鸿及时到达。我们立马回家了。父亲担任着寿县省中和太和中学的课程。

解放后,我家虽过着清贫的生活,但总算安定了。不期在平静的教学中,六安来了个盛气凌人的官员。在皖北公立寿县中学的全体教职工大会上,贬损父亲教授的根本不是学问是胡扯,认为语法是荒谬的东西,是大逆不道之论。在沉闷气氛之中,谁都不作声息,但勇将刘德明先生语气激昂地表达了抗辩。紧随着《人民日报》发表了《正确地使用祖国的语言,为语言的纯洁和健康而斗争!》的社论,并在66的同一天,开始连续几个月地发表了吕叔湘、朱德熙两教授的《语法修辞讲话》,又紧接着全国中小学的语文课上堂而皇之地教授语法了。可六安那个官员,不知为什么,就再也没有来寿县。不过父亲在学校假借教学的需要,不得不顺从地改教动植物和管理图书了。父亲一生研究古汉语的精神受到极度的挫折和摧残。

当我得知父亲对北大王力教授主编的也是当时综合性大学中文系教学的主打教材,具有权威性的三大本的《古代汉语》,在不少方面甚而在体系上有异议,对费孝通教授的穆勒名学论著有谬误之论辩时,极力请父亲著文以求探讨争辩。我在实在无法的情绪操控下,有意弄坏了父亲在院落里栽种的菜蔬。父亲无不伤心至极。父亲既一向疼爱我,舍不得打我。嗣后父亲告知我终因我成绩优秀,忝列为数不多的也是解放后中学首次初升高保送(直升)生,对问题往往持有确定见解,或许是对的。故而父亲在徘徊迷茫、犹豫踟躇好多天之后,终于用竹纸蒙在打好的格子纸上写了几篇较长的学术论文,投往北京的双月刊《中国语文》、《新建设》和吉林大学的季刊《社会科学战线》。但论文不登不退也不回信;不是被“学者”改头换面地偷窃,就是连文句也懒得改,选取的经史子集的例句的前后顺序也是原封不动。时任教育局长的韩祖云先生可怜、同情父亲的遭遇,多次劝父亲揭露控告,可父亲觉得自己是小县城的普通老百姓,对大城市高校的“学者文人”行窃,自是诚惶诚恐,怕惹恼了“学者”而不敢作为。又觉得自己的学术见解总算有了发布,也就罢了。我曾哭问父亲“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意义,父亲告知我:社会太复杂,小人物不管怎么应对都是错;只有小心自保才是。父亲又告知我华莱士附骥达乐文,自谦是达尔文主义者,而尊奉达尔文是达尔文主义的开创者。父亲还告知我他写有一篇题为《告慰关心我从事古汉语研究的师友》文章,可以好好看看。——唉,我的父亲,伯伯,您既是逆来顺受的林冲,又是失马的塞翁!——为儿的实在唏嘘三叹!

还是我的在山大学习的汤继云和陈太林先生把父亲的论文投往《文史哲》编委会里的学术权威殷焕先教授。谁知殷先生看了父亲论文认为功力很深,便立即写来语意深切真挚的信函,索讨所有存稿。后,北大金克木先生又是主动与父亲商榷可否由他出面请安师大张涤华教授作序出专著。父亲则认为不能站在别人肩上扬威张强而作罢。父亲是一生中为有了至高水准的学术知音,非常激动。凄苦困顿无奈的父亲可算是喜出望外神彩飞扬雀跃三百。甚而把这些来函摺好包好别在腰间,似乎这封封高手要笔信函都能宽释慰藉自己的受过伤害的心灵一样。但好景不长,反胡风开始了,特别是舒芜的表现,使得父亲不得不把几名教授的来文来信统统以火焚之。父亲又陷入了学术研究的愁闷煎熬之中!这时,大有闯劲又很有逻辑思辨力的王定国先生,本着“救人须救彻”的侠客精神,多次来家甚或可以说是强逼我的父亲把所有论文寄往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又摧逼父亲直接写信给院长郭沫若先生,提请审评!当研究所来信大加夸奖,认为在古汉语的研究中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论文是“发现规律”实事求是,有所贡献,应得到鼓励,山大《文史哲》编委会评论著为 “精审通达”、“功力甚深”。同样提出并批准父亲在古汉语研究中有特殊贡献,可享受特殊贡献费。阳光总在风雨后。这是对父亲的极为珍贵的肯定和褒奖。这是“看不起眼”(我堂叔洪仁甫先生语)的父亲却得到了光鲜璀璨馨看四溢的表彰!不过,这事,县教育局推脱几年之后,因省教育厅厅长杨枫先生莅寿才真正执行解决。但起算的日期又是凭白无故地掐头去尾数年不发,这有教育局孙子连先生亲手写的字据在。这,大约是我寿州,能得到国家级的在学术研究上的特殊贡献津贴的第一名吧。

解放之初的一九五O年金克木先生来函征求父亲去北京高校任教古汉语,若答允,将向北大校长马寅初先生正式书面提请,而父亲念及抗战时隔八年这才返里,况且祖父瘦弱多病需照料,怎好又远游呢。但金先生认为父亲的话是具有充足理由的居平避峰的托辞。先生还嗔怪父亲不该取字为“狷”,又说父亲是名符其实的璞玉,而自己是无可奈何的卞和。五四年、五六年安徽省文史馆两次请聘父亲去省文史馆工作。这都是全家去。文革后,袁传芳先生引领淮南三个中学的校长、书记来家,进了破败不堪的、又是盐硝地的草堂屋坐定,邀请父亲去淮南作顾问,生活、工作往返等一切从优看护,而且待遇丰厚。六安师专又数次请父亲去师专演讲或是专题讲学。而这一切的一切,每次都被父亲和姑妈和大表哥龚瑞寰先生一致认为:外出表现,况且又是知识份子成堆的地方,对自己只有不好。而二表哥淮南教育局局长龚靖寰先生则力主可以逞强彰显,既然做了终年研究,就不该自我封闭。不要把自己关得紧紧的,卡得死死的。但三比一只得无法。不外出方认为万一有一二挑刺,则去的本身就是这一二的对立面。况且父亲苍老清瘦,衣着寒酸,谈吐木讷,虽从未接受任何一方的盛请,但终因有了知音而无比地高兴!父亲抗战前的学生,又曾在寿县一中工作的孙骊方、李应麒、顾毓录、方家方、方心传、孟宪凡和袁传芳等先生一致认为:父亲在一中工作过数十年,是寿县一中的光荣和骄傲!毕业北大从教耶鲁的孙以安先生数年前的来信中郑重表述了父亲在生活衣着上随意马虎,但探求学术的意志精神、科研作法与丰硕成果,堪比真正的大学教授,是自己最敬佩的师长。孙先生还说,自己的许多方面都深受父亲的影响,孙先生多次喜悦和埋怨结合说我父亲把达尔文主义教得广为深透肯綮,使他不得不读了北大生物系。在贵州铜仁市政协主编的国立三中史料里,竟有五七篇文章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抗战时父亲的学生铜仁一中校长吴光权先生,也是全国著名诗人,有专文表述很是感激自己曾受父亲的教诲。六安师专中文系主任学报主编张盛彬教授还为父亲在其学报的一期上破例地专设以“师之范”为栏目,请有关人士写了数篇诗文追怀父亲。至于父亲的人品、文品、气质和性格等方面,在十二大卷的《洪氏宗谱》中,罗列计有数万人,其中富有的、官高的、德高望重的各方族人不计其数,但编委会只为一人即我的父亲洪君烈先生别开生面地组编了较长的评述《芬芳只自知》。凡此种种,足以证实父亲洪君烈先生是受到人们普遍的赞扬和歌颂的人——写完此句,我的眼泪滴下来了!父亲,伯伯,您长眠北山森林公园已是二十五年了!——伯伯,请您多多地来到我的梦中吧!

以上林林总总足见父亲的一生,是悲苦求学质朴正直的一生,又是清俊高洁低调淡泊的一生!——父亲,伯伯,您是空谷之幽兰!您永远活在为儿我的心中!

在我的《追忆金克木先生》、《金克木与家父的一段交往》、《历史是一面镜子》、《夜半偶拾》、《禅机——父亲的本真和怪异》等篇章的发表,是从不同侧面记述了我的父亲。我在我的读书笔记里以《亟待修复的碎片》为题写道:父亲的方方面面可谓无不显示其独特的知见行为:许多意想不到的说法与作法简直达到乖张媸妍非夷所思之境。而正是这些碎片,构筑了一个哲人所具有的真知卓见,又不乏穷困劳累的新旧知识分子的纯朴善良……。

兹因我寿州诗词学会不少的有识之士创办的《寿州诗词百家》是被县内外一直追捧的刊物,颇具特色:扎实、大气、朴华、厚重。在她宝贵版面上,已有了父亲好友司徒越先生和于父亲以弟子礼自谦的李贻训先生的缅怀纪念诗文,十分欣喜!可以说,《百家》的这种标新立异之举,是缜密思考,深遽洞察之作,对寿州这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承传并发扬具有深远意义!故而以四句诗草收笔:双骏踏醒八五翁,湘漓愁怨南北风,刍荛管见托盘笑,期盼方家现满篷。

2017128

 

洪祖杰  中学高级教师兼新闻工作者,寿县城关人,1933年出生,201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毕业于山东师大,先后在泰安二中、莱芜师范、八公农中、寿县一中工作,1997年退休。数十年工作之余和退休之后,不间断地在各级报刊上发表文艺作品和文艺评论,有作品集《狷论子文集》《晨韵暮说》。

 

上一篇: 走进天道
下一篇: 我在机场等船

安徽省寿县第一中学 皖ICP备09011360号 皖六公网备3424012012033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寿县新城区楚都大道与状元路交叉路口 邮编:232200 电话:0564-2766233
Copyright @ 2009-2010 皖西电脑提供技术支持六安新闻网 All right reserved.